群星闪烁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发展 > 群星闪烁 > 正文
予路于你 繁花似锦
发布日期:2017-11-29    作者:免费韩国成人影片|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电影网站初中   
        历时四个月,2017年“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创新赛事终于圆满落幕。
        “行走作文”,顾名思义,边走边写,先走后写。经过层层筛选,同学们跟随予路老师们的脚步,来到了“上海第一名园”——张园。接下来的自由行走令同学们大开眼界,各有所悟。缓步走在古老的弄堂中,观鳞次房屋,厚重砖瓦,悟文化底蕴,沧桑历史。通过两小时的行走,同学们开始了自己的自命题写作,一篇篇传递心声的文章就这样诞生了。
        颁奖当天,著名作家三盅老师的讲座《母语是一种宿命》深深震撼了同学们的心灵,了悟母语魅力。作家与获奖同学的亲密对话和提问环节更是进一步拉近了同学们和行走作文的距离,最激动人心的还要数宣布获奖名单的时刻,一张张洋溢着阳光笑容的面庞彰显着小作家们的活力和行走作文带给同学们的快乐。
        在本届“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比赛中,我校8名同学通过重重选拔取得了傲人的成绩:章果泉同学荣获一等奖,许嫣云、陈筠尹、邱昳榕同学荣获二等奖,张柠荟、鲁芸珊、赖亦晨、罗奕婷荣获三等奖。
        字里妙语,行间生机,心随文动。光荣与梦想,将继续伴随我们找寻那未曾到过的远方。

文字:张柠荟
编辑:杨慧敏

作文笔锋犀利,充满感受力”,《里弄风韵》一文荣获“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创新活动一等奖。
《里弄风韵》
初二 章果泉
        从葱葱郁郁的梧桐树间穿行出去,便看见了一列列石库门弄堂。这弄堂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童年有幸去过一条老弄堂,十年后也早已不复存在。面对依旧完好的它们,心底不禁飘出一丝感伤。上海的老风韵终究被消磨了吗?
        早听人所过衰落后的张园被零零落落地划分了,但也没想到连一点点娱乐气息都见不着。眼前只有石库门弄堂略显狭窄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失望—最园林的里弄也不过如此!心中虽然这样想,可脚步还是被吸了进去。石库门的样子,我还是不熟悉。石砖路透着青苔的身影,虚掩的房门飘出佳肴的香气,生活气息浓郁,里弄安安静静,能嗅出人情味儿,却嗅不出程乃珊笔下的法兰西情调。
        “唰—”一阵风,一只灰鸽子从头顶飞过。
        应声望去,电线杆上已停了几只,头转来转去地耍着,倒也不闹。我这才仔细瞧了瞧这些建筑物,每隔几间便有人家门房挂着鸟笼,或是地上的猫窝。奇的是,狭窄的空间却不因此显得拥挤。偶然还能看到老爷叔拎着鸟笼闲逛着,好不惬意!
        我倒走出了这一条,来到了过街楼后更深的一片居民楼。依旧是大铁皮拼铸成的大门,依旧是与电线齐平的晾衣竹竿,依旧是精巧并排的里弄。这一次,似乎有了更多的人。弄堂口坐着拣毛豆的老阿姨与几位刚从剃头师傅那回来的爷叔们,更深处还有身着黄色汗衫的年轻姆妈叉起衣架往上挂,甚至还有一位步缓蹒跚的奶奶愿带我们进屋看看。
        屋里拥挤得紧,脸盆纸箱鞋盒拖把……杂物堆在天井,灶披间,客堂等大大小小的地方。这番景象倒令我记起了外婆曾告诉我的故事,忙用上海话问了几句,得知这灶披间还是几家合用,不透光还闷热的亭子间还保存着,经过维修后的小地方,还是一样不宽敞。
        我一时间有些迷惘,这样不如人意的屋子里,上海老人们竟能找到自己的娱乐与情调?
张园外的吴江路仍喧嚣热闹,张园内的小发廊也挂着法兰西的三色旋转灯。八十多岁的老阿婆仍浇着自己的花,放着大悲咒的房间里可能住着染了紫发的爷叔,有的破损的门上,也许挂着那个排着半天长队的光明邨的袋子。
        轻松高调惬意舒适…..这似乎都不与作家们手中笔下的喧闹弄堂相符。可这些词,却是上海人的生活态度。他们追求的,从一切杂乱中拼凑出来并持续运转的文化,叫弄堂情趣。
        如开头所说,我户口所在的弄堂早已拆了,新修的石库门洋房也不是百姓们所习惯的。消逝了繁华的张园,可能是老上海人那份纨绔清高却又守则自省的风格,最后的表现……
        抬头,看见弄堂里爷叔的眼中,希冀保留着激昂的西方乐章……
 
【作文点评】
        1、文章的结尾是最大的亮点,笔力老成,已经远远超出我对这一年龄段作文水平的认知。
        2、关注力有分配给人物,尽管写得比较差劲,但值得鼓励。一条弄堂,如果没有人,问题就来了,这条弄堂为什么不干脆拆掉呢?除非里面曾经住过历史名人,作为名人故居保存着。所以你的笔下怎么可以没有人?或者仅仅是把人当作可有可无的道具来使用?再者,把笔力全部运在环境因素上,即使你用力再猛,也不能把一扇窗写出两扇来。任何一个场景的韵味都是与人分不开的,我们谈历史,谈文化,归根结底不是谈房子,而是在谈使用过它们的一代一代的人。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一篇古今人物对照式的联想。如果有,那可能会是最动人的一篇。孤立的建筑、动植物是无法动人的。
拥有戏剧张力”,《沧桑的永恒》一文荣获 “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创新活动二等奖


《沧桑的永恒》
初一 许嫣云
        在拥挤繁华的上海市中心,一座带有故事的园正沉睡着,等待被人发现和挖掘。
        那,就是张园。
        我有幸能随予路的老师们一起参观。砖被阳光照着,反射出耀眼的朱红色。那砖似乎已承受不住岁月的冲刷,砖面斑驳着,覆盖着泪痕,仿佛在诉说着历史的不公。电线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像是在悄悄议论着什么。
        我走进了一位老人的家,他应允了。
        窄小的客厅摆着两张床,往前就是洗手间和卫生间,厨房在最后面。老人看着我们,和蔼地笑了笑,“张园就有老人喽!年轻人出去打拼去了,我有个弟弟陪着我,倒也不算太寂寞。”老人脸上没有悲伤。只是“呵呵”地笑着,皱纹深深浅浅地波动着。“那您不想他们吗?”我忍不住问道。“想啊!”走在前面的他转过头来,“但我们是一家人,虽然分开了,我们的心”,他指了指心窝的地方,“还在一块儿啊!”我突然怔在原地了几秒,没应声。麻雀又在门外讨论着什么,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
        张园在清朝末期曾是上海最热闹的地方,那场烟花表演曾让许多人记忆深刻,可是它却在民国初期败落了。从此没有聒噪的吵闹声,安安静静,仿佛陷入了沉睡中,无声无息。
        一个“人”遇到如此“波折”,必以为自遭晴天霹雳,从此一蹶不振,但从老人的话语以及人们的生活态度中,我可以看出,张园并没有衰败!
        即使它的外表受风雨残蚀多年,看起来已破败不堪,人们也没有放弃它,依旧住在那里,享受着独有的静谧。张园也没有妄自菲薄依旧屹立在那,带着它的故事,乐此不疲地与人们分享。在我看来,外表的沧桑掩盖不住最真实的永恒,因为那种永恒是不会衰败的,是永远的经典!
        阳光消失了,张园似乎又不耀眼了,但我已懂得了那种沧桑的永恒。
        张园在我身后变得越来越小,终于变为了一个黑点,随即消失不见。我站在那儿,久久仍未忘怀。
        是啊,真实的永恒,不惧沧桑。
 
【作文点评】
        该文最大的亮点是能够熟练运用对白设计,而且,这种设计可以成立。通过与老人的对话,揭示了老人石库门生活的孤独感,同时还揭示了老龄化的社会现象及现代家庭关系。我衷心希望这种设计得背后有着主动而强烈的意识,如此,该作者便是可造之材。我对什么叫拥有创作欲的理解就是这样,主动而强烈的设计欲望。但常会遇见创作力追不上创作欲的例子。
 
   
个性十足,角度独特”,《匆匆旅人》一文荣获“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创新活动二等奖。


《匆匆旅人》
初二 陈筠尹

        多事之秋,记得去年此时,我仍在医院里带着伤残的左手,与家人一起过了个特别的中秋。今天,却满怀着憧憬来到了张园。
        不论是失落的吴哥,抑或是信仰的马萨达,貌似失去了一些,也总会得到一些。只见是残垣断壁,沧海桑田。历史总是会留给它们一些特别的,独一无二的气息。
        张园,建立于清末民初。主人由外国人移交了中国人,最后崩离解析,划块分卖,也见一幢幢石库门竖立起来,独有风味。现代的生活仿佛被上帝搓揉进了这里,但始入门前的招牌,小吃店的装潢却不比七宝老街,江南水乡逊色。抬头一看石门上的牌匾或浮雕,无不在诉说着它的所见所闻。枯老的爬山虎缠绕,包裹着门柱。似乎在倾露它仅有的生机。向前踱步而去,水泥砌的墙不知何时已换上了红砖的容貌,左右道旁的汽车纹丝不动,却好像为街道添了几分热闹与生活的繁忙。路旁的小摊卖着各种各样的农产品。菜篮肆意地摆放。也许是因为店主生意火爆,来不及收拾的缘故。不知为何,这儿总有种莫名的亲切与熟悉。视线穿过这层高墙,咫尺之外便是高楼大厦,钢筋水泥,一扇扇打开的玻璃幕墙中,有多少年青人的抱怨与牢骚。这里就像个世外桃源,不受外界任何影响,独特地存在着。深入里巷,竟没想到大门敞开,里面丝毫没有人影,却只有散落一地的玩具和养得嫩绿鲜红的小花小草。家家的晾衣架伸出屋外,时而挂,时而不挂。仿佛在说:“我们这儿有主人,快来做客!”或是“不好意思,今天主人走了,改天再约!”外墙上渗水,有的石灰脱落了,留下一块块的砖。青苔高兴极了,从砖缝中钻了出来,小草也来凑个热闹,长在转角的旮旯里。拐个弯儿,向屋里一望,小信箱上写着各户的姓。穿过一户热心人家里,气味是那么的温暖,仿佛这儿是我原来的家。有许多人在张园,他们的性格迥异。有人见了我们一群孩子甚是欢喜,热烈地与我们交谈,有的无动于衷,有的见了我们调皮捣蛋是心烦意乱,真是可爱的张园人!
        阅人无数,历景目目,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张园,在历史的积淀下成为了大家的回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这里上演着一段又一段的人情世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匆匆一晃,时光飞逝,一去不返。我们是一群群的旅人,在生命的旅途中行走,甚至跋涉。即使人们不断地出生,不断地死亡,也总会回到那个起点,那个质朴纯粹的,至高无上的起点。
        勿忘出行,方得始终!
 

【作文点评】
        该文的问题是明显的,如果我是你的语文老师,最多给你65分,你跑偏还不是一点点,但亮点也很突出。我对一个作者的发现力的理解,并不是他的眼有多尖,看到了别人没看见的东西,而是大家看见了同一个东西,有人只看到了它显著的外观特征,写出千篇一律的句子,而有人却从其他的角度看到了它并非特征性的另一面,而这一面一旦被挖掘并放大,竟然也那么闪闪发光。那么这一类人写出来的就是独特的东西,会从一堆纸中跳出来。
        1、有独特的视角,不是人看张园,而是张园看人,读来张园如同一位原地静守百年的老人,面无表情看着人来人往。但这一视角并未从一而终,一旦切换到写实部分,比较尴尬。
        2、虚实结合的运用超出同龄人,写实的部分,并不夸张美好,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忠实记述,不附和,却又能通过虚写,运用拟人的手法,把死气沉沉毫无生气的张园写活了起来。
        3、这是一篇诚实面对景物的作文,但到了一定阶段你会发现,写作,尤其是小说写作,它的本质是这世上最庄严的谎言,作为职业小说家,我能够做到通篇都是虚构的,从人物到景物,再到事件,而眼下仅仅是来虚构一个园子,哪怕你把张园写得面目全非,只要高明,那种虚构就是一种坚定的存在,甚而是不朽的存在。
        4、同时这又是一篇有态度有情绪的作文,掩不住的棱角令人刮目。文章若无情绪和态度,如同人没有神韵和气质。但如果是刻意追求这些,那就是东施效颦,难得的是,这一切都是作者自然流露出来的。记述除了记录功能,还有表达的功能,表达什么?情绪与态度。当然,该文仅仅是能洞见作者领悟了表达的功能,并且具有了一点点表达的愿望。
 
“瑰丽想象,虚实交汇”,《寻》一文荣获 “予路·大力神杯”行走作文创新活动二等奖

《寻》
 初二 邱昳榕
 
        老电视的声响从两边厚重的砖墙中传出,
        “姐姐—”,稚嫩的童声把我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猛然回头,却不见人影。只有一堵高高的砖墙。
        “抱朴寄庐”四字的背后,是曲折又幽深的弄堂。
        “是你在找我么?”我拦住鸽笼旁的小娃娃,这么问。她咯咯地笑着,不说话。两边乌黑的木门端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抬头,却也只能勉强从一根根的衣架和外挑的晒台的缝隙里,窥到一线蓝天。
        “姐姐—是我!”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在哪?”我心头涌起一丝慌乱,左右两边四严实的红墙,前后是不见头尾的幽巷。爬山虎在这里演绎出生命的美,“一线天”里瞧见的高楼大厦与这里格格不入。我像是身处异世,不知所措。
隐藏在弄堂尽头的老宅内敛又庄重,两边的椭圆窗宛如卫士的眼,警觉地盯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我只好再朝里走。几扇半开的纱窗里,住户们正忙着下厨。菜刀落下的“嗒嗒”声错落有致地在弄堂里回荡,应和着推车师傅“削头(理发)、磨剪刀”的吆喝。
        “嘿!”有人从背后拍我。转身,只见弄堂拐角处闪过一个扎着团子头穿着红绸衣的小女娃。
        别跑!我心想。
        我一路跑啊跑啊,忘却了两边石库门的红砖墙,忘却了脚下的青砖路。只觉得脸上不断有湿湿滑滑的东西滚落下,驻足一抹,竟是泪。
        这才发觉眼前这玄黑的钢条大门,“张园”二字的牌匾如此醒目。我脚下踏着的这片土地,不知经历了多少历史的沧桑。从一代名园变为如今的石库门群,“世外桃源”也不复存在。我环顾四周,一张张老年人慈祥的笑脸,我无法找回当年味莼园的生机勃勃,繁华盛况。
        当年夜幕中绽放的烟花被如今空中衣架上飘摇的衣衫取代。当年广阔的草坪被如今的石库门和青砖路所填满,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换成了一位位慈祥妇人……
        张园,已消失在了如今这片土地上,在这里,剩下的只有一张牌匾。
        “姐姐,心—”心?是啊,它在我们的心里。我回头,想找到那个姑娘,转身,却只看到一朵红花,缓缓从天而降。
 

【作文点评】
        1、作者已基本具有了造境意识,通过行为的连贯纵深,牵引着读者深入其所造的意境,并能层层递进。
        2、心理活动恰到好处,作者明白了世界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内心的,以及肉眼所见物的世界。凭借个人联想,实现时空闪回切换。同时,作者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年代感的表现并非把物描写得尽可能老旧便能达到。必定需要联想,放大,并在不同时空之间来回拉扯,以期形成:或是鲜明对比,或是遥相呼应的艺术效果。并且不断纵深挖掘,发现那些在历史变迁与演进过程中所幸存下来的人文蛛丝马迹。这些在此篇中触摸到了一些,但还远远不够。
        3、对人物掠影的捕捉:基本掌握了对话的运用,但仍不得要领,缺乏精心设计;千字作文允许人物面目模糊,但惜墨所追求的是更强的力道,描写也要尽可能准确合理,尤其要思考人物存在的必要性。本文能够窥见老弄堂与年轻生命对比所产生的趣味,但这种趣味仍显平淡,需要加强。
 
分享到:
相关信息